七十四团搬迁式扶贫缩短少数民族贫困职工与富

作者: 农业节目  发布:2019-08-31

我叫韩维娜,是团中学的一名小学教师。今天能站在这参加演讲比赛,我非常激动。在这里,我既不是通讯员,更不是记者,我只是一名教书育人的小学教师。虽然是教师,但我对新闻写作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对老通讯员那种笔耕不辍的精神有一种深深的敬佩。几天前,我询问了老通讯员南老师采访报道的一篇通讯《我--终于圆了大学梦》被多家报刊刊登,并且获得四师伊犁垦区报年度好新闻的事。他挺不好意思的,但又不好拒绝我的好奇,只是长叹一声,向我娓娓道出了采访的艰辛。

“毛渠要清得深,水要放得慢,把地浇透”。6月8日,笔者在七十四团五连采访职工田管生产,走进种植大户李世民的小麦地,看见他正在给相邻地块的哈萨克族职工别克巴特讲解如何给小麦浇水。这是该团实施易地搬迁式扶贫工程,帮助少数民族贫困职工走好脱贫致富路的一幕场景。 没有被遗忘的角落。该团二连三岔河居民点距团部30多公里,有一条简易的沙石路通往哪里。居民点住着24户从78团搬迁过来的哈萨克族职工群众。由于居住偏远,缺乏交通工具,这里的哈萨克族职工群众很少和外界交流沟通。二连书记张晓录说,“三岔河距离连队十余公里,管理不方便,加上语言障碍,哈萨克族职工群众学不会种地。近五年来,24户少数民族职工没有一户种地或放牧,全部靠“吃”低保,领救济粮过日子,整日都蜷缩在屋里喝酒闲聊。农四师组织部、农业局、统计局领导和该团扶贫领导小组的工作人员多次到三岔河居民点调查,决定从根本上解决少数民族职工群众的贫困问题,首批对11户哈萨克族贫困职工实施易地扶贫安置。该团被易地安置哈萨克族职工群众连生活都无法自给,搬迁需要的资金根本无法自筹。一连、四连、五连、六连安置连队的党员干部及时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亲自到三岔河居民点,帮助哈萨克族职工群众搬家。安置在五连的哈萨克族职工别克巴特说:“在五连住着好,帮助我的人很多,还分了60多亩好地。” 搬迁后的日子有奔头。三岔河居民点靠近木扎尔特河,周围是大片的次森林,景色宜人。但是哈萨克族职工群众过得很辛苦。离团部虽然只有一个半钟头的车程,但哈萨克族职工群众往返需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上午到团部买点东西,下午回家就是一天了。羊喂肥了还得拉到团部才卖得出去,一只羊要多花50多元车费。哈萨克族职工托克达感触颇深。近两年来,三岔河居民点先后有2户人家搬到畜牧发展中心放牧,托克达也动过这样的念头,但是自己挂账达3万多元,用人单位不敢接收。托克达作为扶贫搬迁的对象,得到了工会10000元贴息贷款资金支持。托克达说,“搬迁以后日子有奔头。新羊圈准备建在六连公路边,羊圈门一打开就可卖羊了。今年养了50多只羊,计划修建一个沼气池,用来做饭照明。”今后生活充满了希望。修建新房,团场补贴,不用花一分钱。生活在草原上的哈萨克族职工群众祖祖辈辈没听说过有这么好的事。哈萨克族贫困职工也斯布拉提说:“一连干部给我垫付了2000元生产费用,我一定要好好生产,好好过日子,不能让他们失望。”也斯布拉提在一连承包地了51亩小麦长势良好。“以前住在三岔河,出门要走几十里路。”40多岁的哈萨克族贫困职工哈依拉提住在四连的新砖房里笑逐颜开。他感慨,自己穷,是因为住得偏远,现在好了,柏油路直通团部。四连党支部书记肖军利说:“整体推进、扶贫搬迁激活了少数民族贫困职工脱贫致富的热情。”据了解,该团还根据少数民族贫困家庭实际情况确定搬迁生活补助标准,认真做好基础设施建设和项目发展规划,确保他们“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那是在2008年的一天,在学校的餐厅里,他见到了一个穿着朴素、总是闷闷不乐的哈萨克族小女孩,坐在餐厅的一角默默无语的独自吃着饭,后经过打听,她叫茹仙古丽,是远离团部生产七连的一名哈萨克族小学生。出于好奇心,他找到了班主任,打听起了小茹仙古丽的情况。经初步了解,原来她就是被团、连领导无偿资助的一名哈萨克族小学生。为了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他开始了走访、了解当事人,并决心要把这件事报道出去。

采访、找当事人了解情况是一件非常繁琐的事情,他忐忑不安地找到了当时资助她的党委书记政委想了解情况,可被政委婉言谢绝了。怎么办呢?问班主任、问学校领导,可他们都说不清楚呀。他本想放弃了这次有价值的报道。当天夜晚,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小古丽的事总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下了决心,一定要写出来,把这件事宣传报道出去。

在暑假的一天,他专程赶到远离团部七连的小古丽的家,她家的情境着实让他吃了一惊。61岁的父亲突发疾病撒手人寰,留给她的只有两间漏雨的土坯房和一个患有智障、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妈妈”。年仅12岁的小古丽在闲暇之余不得不一人撑起这个家庭,洗衣、做饭、干农活、照顾妈妈。他来到她家时,刚好是在假期。12岁的她身高1.2米,体重只有25公斤,看上去要比同龄的孩子瘦得多。看着她在破乱不堪的小屋中熟练地 做饭,那种穷困到无奈的情景让我真正感到心酸。下午,他去连队找当时的书记进行采访,听了连领导的介绍,才知道是党委书记政委调研时发现的,并做出了不留姓名资助她到高中毕业的事。在七连,他除了采访书记、还询问了小古丽的左邻右舍。经过多方面的第一手资料,他几经修改,终于将稿件发出去了。

采访是辛苦的,但后来一篇篇铅字的报道在兵团日报、伊犁日报等几家报刊刊登以后,换来的是无尽的喜悦,那种奔波劳累,那种采访中的艰辛、那种亲临到小古丽家中心灵的震颤,只有笔者能深深的体会到-----这就是一个新闻工作者苦尽甘来的最好回报。

本文由白小姐资料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七十四团搬迁式扶贫缩短少数民族贫困职工与富

关键词: